<code id="pf9m2"><sup id="pf9m2"></sup></code>

  • <p id="pf9m2"><strong id="pf9m2"></strong></p>
    <acronym id="pf9m2"><strong id="pf9m2"></strong></acronym>
    <track id="pf9m2"><ruby id="pf9m2"></ruby></track>
    <p id="pf9m2"></p>

    <td id="pf9m2"></td>

    <acronym id="pf9m2"></acronym>
    <td id="pf9m2"><option id="pf9m2"></option></td>
    關閉按鈕
    移民.護照.留學
    關于我們
    服務項目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2021-05-22 22:52:38

    怎么看待移民{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移民}

    一個

    中國是一個對移民相對保守的國家。但是我們不能否認移民已經成為全世界非常流行的生活方式。根據蓋洛普的最新全球調查,世界上14%的成年人(7.1億人)如果有機會,愿意“移民到另一個國家”。這個數字是1995-2015年的三倍。

    這足以證明移民在全球范圍內的普及,這與近期移民成本下降和主流移民國家的優惠政策有關。

    數據顯示,最抵制移民的文化群體是東亞文化圈,40%的受訪者對同胞國籍變更表示反感,主要包括日本這樣的單一民族國家和中國這樣的單一民族主導的國家。在這些采訪中,最常被提及的詞是“背叛”

    所以,總的來說,中國對待移民的態度是保守的。

    在很多網絡社區,移民大多與“叛國”聯系在一起。像鐵血這樣激進的左傾網站一樣,移民的畫像大多是生活在海外的洪通人和只想堅守自己財產的富人,他們是大國崛起背景下的跳梁小丑。

    但實際上,就像之前反駁小系列文章的回復一樣:

    你不知道有些中國富二代為了創業有多努力,甚至愿意去精密機械廠當工人,吃得滿臉都是重金屬,就是為了學習精密切削技術,帶回中國。你不知道的是,一個房地產開發商的兒子,愿意熬夜到農業寒冷省份學習農業科技。你還不知道,香港一個富商的兒子,拿到了世界各地幾所頂尖商學院的MBA,飛來世界各地咨詢著名教授,研究世界地緣政治,研究加拿大銀行的戰略。其中一項研究是兩個星期不出門,做模型,想為中美貿易戰做點什么。

    當時我感觸良多,讓我想起一句話:

    我究竟去哪里才更對得起國家?我是帶著我的愛國情固守這片土地,還是該帶著我的愛國情開闊視野。

    這是民國時期很多中國知識分子糾結的問題,時至今日人們還在糾結。

    但其實民國很多圣賢都給過我們這個問題的答案。

    余英時有一句話叫做“我在哪里,中國在哪里?!?

    無論我在哪里,都是中國。我很欣賞這種自信。這句話怎么理解?吳宓贈陳寅恪的詩里有一句話:三十年,中華文化為一。王國維、陳寅恪、錢穆、唐君毅都被稱為“中國的整個文化”。從《南渡北歸》岳南的描述中,我們大致可以看出,中國知識分子出國比留在大陸對中國文化做出了更突出的貢獻。

    因此,邊肖一直認為我們應該更健康地看待“移民潮”現象。脫離了移民群體的固有畫像,這讓我想起了網上一個知名的愛國V。他的粉絲問他:“外國那么反華,那么討厭中國。該不該讓孩子出國留學?”

    他的回答是“是的,你一定要發出去?!?

    2

    雖然移民成本呈下降趨勢,但我們仍然需要知道,移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選擇和人生抉擇,不能一下子就搞定。甚至可能直接影響后續幾十年甚至一輩子的生活,重要性不亞于結婚生子。

    因為對于現階段的中國人來說,移民就像生孩子一樣,是一項成本高、可能性無限的長期投資。

    因為一旦做出了移民的選擇,就需要付出很多成本和事情,因為你需要重新適應社會,生活,文化,飲食。毫不夸張地說,相當于從頭再來。如果你已經是國內的中產階級,你會變成研究生狀態。一旦某個環節稍有下降,你的人生可能會一落千丈。

    在這種背景下,走出去就成了風險投資。

    可惜歷史上每一次風險投資都被詬病,因為幸存者的偏差讓人只看到了經歷過風險、立場堅定的人,而忽略了背后的博弈和傷亡。

    就像現在很多人不理解同胞出國付出的代價一樣,很多人認為移民是一種“叛國”,在中國享受教育和社會資源,然后去發達國家享受幸福,而忽略了技術人才和高凈值人群對進一步個人需求的需求,忽略了他們走出去是因為中國目前的發展狀況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最優發展。

    正是因為這種情況,中國人對移民的看法與其他國家相比非常保守。所以長期以來,移民一直與“愛國”等“偉大”的事物聯系在一起。我看到一本80年代的小冊子:

    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移民?

    專門說海外生活有多慘,勸人不要移民。

    現在看看這本小冊子。不是太娛樂化:

    寫的很多包括國內的高端人才海外茶盤子

    治安差隨時被搶劫

    工作累稅負高等等~

    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移民?

    這就像一個老婦人的八卦,但可以看出,在祖國,母親們試圖以一種非常笨拙的方式留住自己的孩子。

    但是,可以說我們當時是比較敏感的,但是長期以來,有一定的特殊性。之前看到知乎寫的一個回答?;卮饐栴}的一位前輩屬于上個世紀中國的一位資深科研人員。他去美國開會,突然出現的各種親戚朋友給了他支票和房子,勸你去臺灣省或者留在美國。

    正是因為這種情況,移民問題的敏感性才被帶到了現在。畢竟中國發展這么快,從80年代開始就天翻地覆了,但其實才30年代初,還不到一代人,發達國家連大的變化都沒有。另外,移民不是一個很正常的社會現象,所以人們的認知往往停留在過去式。就像很多人眼中的臺灣省,依然是GDP超過大陸47%的時代。

    而且或許當年移民的高端人才真的可以去享福,但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移民海外并不一定是所謂的“享?!?,而只是對生活有很個人的需求,比如孩子的教育,比如醫藥費,而這些中國人又與故土嚴重分離。他們希望給自己的孩子提供更多的機會,很有可能自己的孩子在多年后會以另一種方式回饋祖國。

    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移民?

    比如這位,名字叫傅履仁,出生在滿洲夫差,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華裔將軍。晚年致力于中美友誼和政治活動。打破美國人對大洋彼岸中國的固化印象,為中美和平發展提供了重要推動。

    這不就是移民后代對祖國的一種反饋嗎?

    我一直記得有兩句話,一句叫“我的地方極其中國”,一句叫“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其實很多中國人在國家需要的時候會毫不猶豫的回國,對國內的一切都特別關心。例如,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遭到恐怖分子襲擊,兩名巴基斯坦警察死亡,中國大使館的一名工作人員以自己的名義發起捐款,捐款很快來自土耳其和英國。

    斷骨接筋,不是所有中國人都是滾錢逃跑的紅十字會人員。

    也有無數人成為了中國和海外的橋梁。

    他們沒有離開是因為他們討厭這片土地。

    相反,我認為在海外個人發展和為祖國做貢獻的可能性更大。比如一些高科技行業在國內并不完善,如果在國內堅持下去,可能會被埋沒。不如給自己更好的發展,給自己更好的回報可能性。

    當然,我們不否認并非所有移民群體都是如此。但他們的共同點是,移民本身就是一個等價的交換概念,他們需要付出出國的成本來換取別的東西。是同一句話讓你從中產階級變成了畢業生。你有信心重新奪回現在的社會地位嗎?

    移民是有風險的未來投資產品,所有投資都不應該受到批評。

    事實上,大多數海外華人都冒這樣的風險,如果想出國留學,重新拿到資格證,就需要融入當地文化。所以我們不需要對移民這么保守。記得有個朋友嘲諷說埃隆馬斯克準備帶人去火星,中國人還在其他國家艱難度日,不敢說出自己的決定。

    最后,用別人的一句話結束:

    今天的移民只是象征著人們開始追求一些在當今中國發展階段無法得到的東西,是生活越來越好的象征。

    【美國移民,專業投資服務平臺。關注微信官方賬號:美移移民多看觀點文章,最新政策解讀,輕松移民海外]

    聯系方式:13306647218

    掃碼添加微信
    3344成年在线视频免费播放